新闻热线:0550-4288096 投稿信箱:tg@dingyuannews.com 新闻热线 ·定远简介 ·便民服务 ·网络电视台 ·电子报大全
特别公告: 定远新闻网 立即收听
新闻搜索:
当前位置:定远新闻网 > 魅力定远 > 定远人物

以三国时期历史形势试论鲁肃之谋略

作者:戴银洋  责任编辑:张红斌  发布时间:2013-11-25   字体:

鲁肃是三国时期重要的历史人物,历任东吴赞军校尉、奋武校尉、汉昌太守、横江将军等要职,为孙权参赞军务,谋划方略,建立了巨大的功勋,是东吴继周瑜之后最重要的将领,其非凡的才智贤德彪炳千古,垂式后叶。本文试以三国时期的历史形势来谈谈鲁肃的谋略。

鲁肃是临淮东城(即现在的安徽省定远县)人。在其少年时期就表现出非凡的一面,身处乱世中的他招聚少年,讲兵习武,又性好施与,大散财货以赈济贫困,接交士人,为乡邻所称道。那时候天下大乱,豪杰并起,盗贼横暴,鲁肃是怎么因乱世而选择自己的前程的呢?

当时鲁肃的面前有三个选择:第一个选择是,“袁术闻其名,就署其为东城长”。第二个选择是,好友刘子扬致书鲁肃:“方今天下豪杰并起,吾子姿才,尤宜今日。急还迎老母,无事滞于东城。近郑宝者,今在巢湖,拥众万馀,处地肥饶,庐江间人多依就之,况吾徒乎?观其形势,又可博集,时不可失,足下速之。”第三个选择是,周瑜向鲁肃推荐孙权,告诉他:“今主人亲贤贵士,纳奇录异,且吾闻先哲秘论,承运代刘氏者,必兴于东南,推步事势,当其历数。终构帝基,以协天符,是烈士攀龙附凤驰骛之秋。吾方达此,足下不须以子扬之言介意也。”那么,对于这三种际遇,我们暂不考虑鲁肃如何选择,先逐一来分析一下这三个人。

首先来看袁术。袁术是袁绍的堂弟,其家族“四世三公”,是名门望族,其父官居汉朝的司空。在董卓进京前袁术为汉朝的折冲校尉、虎贲中郎将,董卓进京后,任命袁术为后将军。袁术因恐惧董卓而逃出京城后,孙坚在征讨董卓的途中杀了南阳太守张咨,袁术得以居其郡,统治南阳户口数百万。但袁术穷奢极欲,征敛无度,使百姓痛苦不堪。因既与堂兄袁绍有隙,又与刘表不平,而北连公孙瓒与袁绍南连的刘表交战。可见,袁术是何等的无才无德之辈,正如后来曹操在与袁绍交战时,张绣的谋士贾诩对袁绍所派的游说张绣攻曹操的使臣所说的那样:兄弟不能相容,而能容天下国士乎?袁术先是被吕布所败,又败于曹操与袁绍的合击,逃往九江后,居然不顾内外的反对而僭号称帝,更加荒淫无道,“后宫数百皆服绮縠,余粱肉,而士卒冻馁,江淮间空尽,人民相食。”结果最终再遭吕布和曹操打败,在投奔袁谭的途中病亡。

那么郑宝如何呢?郑宝虽是扬州轻侠之士的代表,为一方所惮,但正如刘晔所说的那样,“郑宝无法制,其众素以钞略为利”,乃为乌合之众。后来曹操的使节至州案问,郑宝率数百人带着牛酒前来候使,被刘晔乘机所杀,并摄其兵众委于庐江太守刘勋。

最后来看看孙权的身世。孙权的父亲孙坚少为县吏,十七岁即勇斩贼寇,后又募召千余精勇与州郡官军合力讨破会稽贼许昌;与汉车骑将军皇甫嵩、中郎将朱俊兵击张角黄巾贼。边章、韩遂作乱凉州,中郎将董卓拒讨无功,孙坚随同司空行车骑将军张温等讨平。其后官拜长沙太守,率军讨破区星、周朝、郭石等贼寇,被封为乌程侯。汉灵帝死后,董卓擅朝政,孙坚行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与董卓战于梁东、阳人,大破董卓军,斩其都督华雄,逼得董卓派遣部将李傕来求和亲,许以官爵。孙坚严辞拒绝,表示血战到底,发兵向洛阳,迫使董卓迁都长安,焚烧洛阳城。在孙坚受袁术之令征讨荆州,大败刘表的部将黄祖,并在追击的途中为暗箭所杀后,其长子孙策继承弘烈,起兵江东,数年间平定江东,收袁术旧部,迫使曹操和亲结好于孙策而应对袁绍的威胁。孙策被许贡的门客刺杀后,孙权便承袭了父兄创下的大业,又得张昭、程普、吕范等人的倾力辅佐,“招延俊秀,聘求名士,镇抚山越,讨不从命”。

从上不难看出,袁术和郑宝,一个是志大才疏、荒淫无度,终致自身难保;另一个是草莽匹夫、无才无德,不以法制勒令部下,而是纵容部下虏掠百姓,也免不了一朝覆没。而鲁肃能认识到袁术无法纪,不足与谋事,没有从其令就任东城长,最后听从了周瑜的话,“不以子扬之言介意”,得以入宾江东,跟随“举贤任能、各尽其心”的孙权,以江东为用武之地,被孙权委为腹心,实是他明识善断,思度弘远的表现。

那么孙权见到鲁肃后,鲁肃又有何谋略向孙权进言呢?

当孙权与鲁肃合榻对饮,密议世事时问:今汉室倾危,四方云扰,孤承父兄余业,思有桓、文之功。君既惠顾,何以佐之?”鲁肃回答说:……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卒除。为将军计,惟有鼎足江东,以观天下之衅。规模如此,亦自无嫌。何者?北方诚多务也。因其多务,剿除黄祖,进伐刘表,竟长江所极,据而有之,然后建号帝王以图天下,此高帝之业也。”那么鲁肃为什么要说,汉室不可复兴,曹操不可能很快消除呢?又为什么说北方多务,虽东吴竟长江之所极,亦不为天下所嫌忌呢?且来看看当时北方的历史形势。

北方自董卓徙都长安被杀后,曹操于初平二年至初平三年先后击败黑山贼于毒、白绕、眭固十余万众;大破匈奴於夫罗于内黄;破黄巾军于寿张东,追至济北,受降卒三十万,男女百余万口,收其精锐者,号为青州兵。其后又与袁绍会击,破袁术、公孙瓒、刘备、单经、陶谦等,迫使袁术逃往九江。兴平元年,东伐陶谦,拔襄贲。兴平二年,拔定陶,攻钜野,破吕布、陈宫、张邈,斩薛兰。建安元年,挟天子以令诸侯,败杨奉、韩暹、袁术,降刘备。建安二年,攻袁术,斩其将桥蕤、李丰、梁纲、乐就,拔湖阳、舞阴,擒邓济。建安三年,破张绣,破斩吕布、陈宫。建安四年,破斩依附袁绍的眭固;之后又相继大破刘备和袁绍。

随着袁绍的战败病死,此时天下的形势是,曹操挟天子托名汉相虎踞中原;北方有袁绍的二子袁潭、袁尚以及外甥高斡拥兵自保;三郡乌丸擅漠南之地,破幽州,称雄边塞,其首领蹋顿、楼班等人与袁绍家族历年交好;辽东公孙度威行海外,藉田治兵,欲图王业;刘备新败后依附于荆州刘表;马超、韩遂等拥兵关西;张鲁雄据汉中;刘璋坐拥巴蜀;孙权承父兄余绪,略有江东。

由此可知,鲁肃入吴后,虽然曹操的势力比较强大,屡战屡胜,但天下形势尚不明朗,曹操能否平定天下还是个未知数。所以鲁肃才谓北方多务,应乘此多务之机,剿除黄祖,近伐刘表,而竟长江之所极,用以成就帝业之资。鲁肃言刘表可伐,那么我们再来看看刘表治下的荆州。

汉灵帝死后,刘表代王叡为荆州刺史。董卓死后,其部将李傕、郭汜入长安,挟持汉帝,欲结刘表为援,封刘表为镇南将军、荆州牧、成武侯。刘表又并张济之兵,攻长沙太守张怿,遂地方数千里,带甲十余万。但刘表素无谋略,受任无方,坐拥强州而先后错过了几次逐鹿天下的机会,贤能智士皆不为所用。

很显然,刘表是个无为之主,又不敢起用枭雄刘备辅佐,只能无所作为,坐待灭国。

刘表死后,鲁肃向孙权进言:“夫荆楚与国邻接,水流顺北,外带江汉,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今表新亡,二子素不辑睦,军中诸将,各有彼此。加刘备天下枭雄,与操有隙,寄寓于表,表恶其能而不能用也。若备与彼协心,上下齐同,则宜抚安,与结盟好;如有离违,宜别图之,以济大事。肃请得奉命吊表二子,并慰劳其军中用事者,及说备使抚表众,同心一意,共治曹操,备必喜而从命。如其克谐,天下可定也。今不速往,恐为操所先。”由此看来,鲁肃此时对于荆州是有着两手准备的。刘备乃为天下枭雄,和曹操不共戴天,如果借吊唁刘表之机,刺探出刘备能调和刘表二子的矛盾,使荆州上下一心一德,共抗曹操,则东吴宜与之结好;如果荆州分裂的话,那么东吴再相机早作其它预备,不能被曹操抢占先机。但老谋深算的曹操还是乘刘表新亡而大举掩袭荆州赶在了鲁肃的前面,鲁肃昼夜兼道,到了南郡,刘表的嗣子刘琮已举州投降了曹操。而刘备到了宛城才知刘琮已降。曹操亲率五千轻骑急追刘备至当阳长阪,刘备见大势已去,则抛妻弃子,仅带着诸葛亮、张飞等数十骑遑遽奔走。鲁肃在当阳长阪迎到刘备,问他:“豫州今欲何至?”刘备说:“与苍梧太守有旧,欲往投之。鲁肃则对他说:“孙讨虏聪明仁惠,敬贤礼士,江表英豪,咸归附之,已据有六郡,兵精粮多,足以立事。今为君计,莫若遣腹心使自结于东,崇连和之好,共济世业,而云欲投巨,巨是凡人,偏在远郡,行将为人所并,岂足托乎?”刘备大喜,遂到汉津与关羽所率的数百条船会合,渡沔水,遇刘表长子刘琦所率的一万余人,与其俱到夏口,遣诸葛亮出使东吴,鲁肃也返回复命。

鲁肃回到江东后,孙权得知曹操来书欲与其“会猎于吴”,与诸将计议,诸将皆因曹操新并袁绍,又合刘表之众,“水步八十万(曹操书信言)”,劝孙权投降曹操,只有鲁肃持抗曹之议,对孙权说:“ 向察众人之议,专欲误将军,不足与图大事。今肃可迎操耳,如将军,不可也。何以言之?今肃迎操,操当以肃还付乡党,品其名位,犹不失下曹从事,乘犊车,从吏卒,交游士林,累官故不失州郡也。将军迎操,欲安所归?愿早定大计,莫用众人之议也。”孙权称叹鲁肃之策。鲁肃即建言孙权遣人往鄱阳追召周瑜还,以周瑜领精兵三万,以鲁肃为赞军校尉,助划方略。

由上可知,正是鲁肃制止了惊慌失措的刘备出逃远郡,一手策划实施了联刘抗曹的大计,才坚定了孙权拒曹操的决心,最终打败了曹操,使东吴得保国祚。

赤壁之战以后,面对曹操的失败,鲁肃又是如何建策的呢?赤壁之战后,鲁肃与周瑜等人提出的战略方针是不同的。在刘备进京拜见孙权欲借荆州之时,周瑜和范吕等人皆不赞同,周瑜向孙权上书:“刘备以枭雄之姿,而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为人用者。愚谓大计宜徙备置吴,盛为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娱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得挟与攻战,大事可定也……”不久周瑜又上书孙权:“今曹操新折衄,方忧在腹心,未能与将军连兵相事也。乞与奋威(鲁肃)俱进取蜀,得蜀而并张鲁,因留奋威固守其地,好与马超结援。瑜还与将军据襄阳以蹙操,北方可图也。”很显然,周瑜的战略观点一是把刘备羁押于京城,为其盛筑宫室,多其美女玩好,再勒令其部下以实现“羁刘抗曹”;再就是“伐蜀、吞鲁、结援马超共抗曹操”以定天下。而此时只有鲁肃劝孙权借荆州给刘备,以继续联刘抗曹战略。那么到底应不应该借地给刘备呢?我们来分析一下赤壁之战后的形势。

建安十三年的赤壁之战,曹操虽败,但并非败于战力不济,而是有客观原因的。一是因为曹军精于陆战不善水战,不能发挥陆战之长;二是因为曹军远征,士卒劳顿,而东吴则是以逸待劳;三是曹操被接踵而至的胜利冲昏头脑,没料到周瑜会令黄盖伪降而用火攻之计。正是这些始料未及的客观原因,才使曹操在赤壁之战后喟叹,“郭奉孝(郭奉孝即郭嘉,是曹操的谋士,精于算略,在随曹操出征柳城的三郡乌丸返回后病死)在,不使孤至此。”在战后,也就是建安十三年,周瑜乘胜以步骑数万与刘备追到南郡,与曹仁、徐晃所屯驻的江陵隔江对峙,相互攻杀,相持了一年多时间,互有伤亡。后来曹仁听说周瑜负箭伤卧病在床,一度欲勒主力反攻,在周瑜带伤巡营激励将士的情况下才引军而还,遂即周瑜也因负伤而退兵。与此同时,张昭攻当涂不利而还;孙权率众围合肥,攻城一个多月不能下,曹操遣张喜率兵赴合肥,孙权退兵。在数年后的建安二十年,孙权趁曹操征张鲁之机,亲率十万主力进攻战略要地合肥,合肥守将张辽只率八百人马出城迎击,即被张辽斩其二将,杀得人马皆披靡夺气。孙权连续攻城十余日未能拨,彻退时又遭张辽、李典、乐进的猛烈追击,追点被活捉,经部将吕蒙、凌统、甘宁的拼死保护才得以乘骏马越津桥逃脱。而当时合肥仅有曹军七千人。正如曹丕称帝后的诏书所言:“合肥之役,辽典以步卒八百,破贼十万,自古用兵,未之有也。使贼至今夺气,可谓国之爪牙矣。”

由此可见,曹操虽败于赤壁,但其将士均身经百战,依然兵精将勇,谋士如云,狼行虎步,高下在心(指将士和曹操一心一德),以东吴的实力依然无法弃水战之长,失长江之险与之逐鹿中原。而借地给刘备,既能多树曹操之敌,使曹操的死敌枭雄刘备成为江东制衡曹操的一颗棋子,也能树立江东的恩信于天下,使刘备感恩戴德,一心抗曹。荆州乃四战之地,如刘备求拓境土,据荆州而北伐,则必还所借之荆州于吴,否则,即被吴以正当的理由所袭;如其破坏孙刘联盟与吴擅动刀兵,则为曹魏所乘,处于吴魏两军夹击的状态,使曹魏渔翁得利,势必根据难保。后来刘备入蜀时,即被吴军兵不血刃地降其三郡,只是鲁肃欲继续联刘抗曹,才没有劝孙权兴兵夺回荆州全部,最终与关羽划分荆州而治。鲁肃死后,在关羽进攻樊城与曹仁徐晃大战时,吕蒙又乘机兴兵讨斩关羽,最终平定了荆州全部。所以借荆州以结盟刘备,是避免孙刘被曹操各个击破、抵御曹操吞并天下的最稳妥办法。当曹操当得知孙权以土地业刘备时吓得:“方作书,落笔于地。”

换言之, 如果孙权采纳周瑜等人的“羁刘抗曹”的战略而成功的话,把刘备困在东吴而勒令刘备的部下,经过刀兵之战肃清了关羽、张飞、赵云、诸葛亮这些刘备的死党,那么周瑜所谋划的第二个战略“伐蜀、并鲁、结援马超共击曹操”也不会有刘备加以阻拦了,但这样就可以达成周瑜的后一个战略目标,就可以像日后的刘备图川那样顺利,或是像三国后期的钟会、邓艾那样并兵一向,荡定巴蜀了吗?且来看一下刘备和钟会邓艾是怎样平定巴蜀的。

先说说刘备入川时的情形。当时荆州方面,刘备已平定了荆州南部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皆降;庐江雷绪率部曲数万人归顺;孙权见刘备势大,进妹固好,孙刘联盟更加牢固;曹操由于西征张鲁也暂时无法倾其主力征伐荆州。在此情况下刘璋的益州别驾张松和好友军议校尉法正密谋迎刘备入蜀。张松和法正本是刘璋的属下,之所以会帮助刘备入蜀,是因为在曹操攻略荆州,刘琮投降后,刘璋派张松觐见曹操,而曹操因已得荆州,自高自傲,言语骄矜,对张松不屑一顾,更不像先前对刘璋派出的其他使节那样封官拜爵,张松返回益州后即劝刘璋与曹操绝交,与刘备结好。刘璋内无明断,政令多阙,张松和好友法正皆认为刘璋不足有为,张松便劝刘璋以法正为使节赴荆州结好于刘备。及至到了建安十六年,刘璋听说曹操欲讨张鲁,甚为恐惧,张松乘机对刘璋说,“曹操兵强无敌于天下,若因张鲁之资以取蜀土,谁能御之者乎?”于是劝刘璋迎刘备讨张鲁,极言只要“善用兵”的刘备讨张鲁,则张鲁必破,张鲁破,则益州强,曹操再来就对益州无可奈何了。刘璋便派遣法正和孟达率四千人迎刘备入蜀,刘备是“入境如归”。刘璋亲率三万人马与刘备会于涪,并增给刘备兵力物资,又令刘备督刘璋的白水军,使击张鲁,刘备得以并军三万余人,“未及讨鲁,先树厚德,以收众心”。后来张松事泄被杀,刘备用庞统之计(佯称回师救荆州之患,在刘璋部将杨怀、高沛喜而相送之时诱斩二人,进取其兵进攻成都),遂斩杨怀、高沛,破刘璝、冷苞、张任、邓贤,降李严,进围成都数十日。刘备遣人迎马超领兵到城下,刘璋不顾城中尚有三万精兵,物资储备可支撑一年,吏民要求死战的情况,惶惧而降。

再来看看三国后期钟会、邓艾伐蜀的历史形势。魏国在魏文帝曹丕秉政期间,施德布化、崇礼报功、育民省刑、惠恤黎庶,大力兴办教育,留心于治道,蠲免于征役,又博举俊德茂才之士入朝为官,使魏国“阡陌咸修,四民殷炽”。魏明帝曹叡继任之后,虽然时有大兴土木,营造宫室之举,以致朝野怨愤,但尚能举贤任能,抑黜浮华之士,容纳忠谏之臣。在军事上,王朗和华歆均主张息兵养民,待机而动,先后谏止了曹丕伐吴和曹叡伐蜀的计划。及至后来大将军曹爽专政结束后,司马懿父子辅理朝政,继续励精图治,广田畜谷,以至政治清明,足食足兵。魏国自文帝曹丕践祚至司马氏父子秉政期间,先后派曹仁平叛了郑甘;司马懿平定了辽东公孙渊;田豫、秦朗平定了鲜卑、乌丸;母丘俭平定了高句骊;司马昭讨斩了寿春的诸葛诞。又连续措败了蜀国诸葛亮、姜维,吴国诸葛恪等人的进犯。而反观蜀国,自刘备死后,诸葛亮、姜维不审时度势,屡开兵衅伐魏,均被曹真、司马懿、邓艾等措败,造成了蜀国更加民贫国弱。诸葛亮死后,后主刘禅昏庸无道,黄皓专权,朋比为奸,连大将军姜维也感到自身难保,不敢还成都,求驻沓中种麦以自保。而作为蜀国的盟国东吴在孙权死后,宗室内部争权夺利,内乱不已。先是武卫将军孙峻诛杀大将军诸葛恪,当了丞相,专擅朝政。孙峻死后,其弟孙綝又把持朝政,废了皇帝孙亮,迎立孙休为帝。及至孙休死后,孙和之子孙晧被丞相濮阳兴、左将军张布及孙休的嫔妃朱太后迎立为皇帝。孙晧即位后,残暴骄盈、荒淫无道,先是杀了迎立他的濮阳兴和张布,接着又杀了被他贬为景皇后的朱太后及孙休的长子和次子,其后,肆意刑杀大臣宫女,以致上下离心,人人自危。

从上可知,无论是刘备入蜀还是钟会等人伐蜀的成功都是有其特定的内部和外部条件的。《孙子兵法》有言:“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久暴师则国用不足”。刘备因和刘璋同宗的关系,以助刘璋讨伐张鲁的可乘之机,和张松法正里应外合,得以反客为主,一举定蜀。而钟会等人伐蜀成功则是因魏国布政垂惠之治,以有德而伐无道,必然是有征无战,所向无敌了。

那么我们回头再来看,此时东吴如果不采纳鲁肃的策略,成功实施了周瑜“羁刘抗曹”的计策而伐西蜀,能不能达成“平定西蜀吞并张鲁接援马超”的战略目标。

首先,张鲁的母亲和弟弟都是被刘璋所杀,因此刘璋和张鲁有深仇,他们之间也是相互攻伐。如果此时东吴派兵攻蜀,则张鲁也不会帮助刘璋。但蜀道复杂,多为包原隰险之地,如果东吴悬军远征,必然资给困难,容易遭到敌人的伏击。即使刘备在得到张松法正所献的地图、尽知刘璋虚实的情况下兵不血刃地入蜀,在刘璋未采纳郑度“坚壁清野”计策,也未顽抗到底的情况下,尚且经过了三年征战才平定了巴蜀。如果这时吴军远道攻蜀,必然师老兵疲,而刘璋则是以逸待劳。所以即使东吴伐蜀战争顺利的情况下,也是要经过多年艰苦作战,才能打败刘璋。那么,在东吴伐蜀的情况下,曹操有没有像周瑜所说的那样:忧在腹心,不能和孙权连续兴兵呢?在赤壁之战后,曹操确是于建安十六年以后和张鲁马超等人连起兵衅,直到建安二十年十一月张鲁自巴中将其余部投降为止。但是战争的起因是曹操遣钟繇和夏侯渊讨伐张鲁,而马超等人害怕钟繇会讨伐自己,所以才联合起兵掀起了与曹操的大战。马超的父亲马腾虽然和韩遂结过异姓兄弟,但后来却相互攻伐,韩遂曾杀过马腾的妻儿,建安初年在司隶校尉钟繇和凉州牧韦端的和解之下才息止纷争。马超的父亲马腾在建安初年即被曹操征辟入朝为官,建安十五年,曹操又征马腾为卫尉,拜马超的两个弟弟奉车都尉、铁骑都尉,尽徙其家属至邺作为人质,只有马超独留关西统其父之兵。所以在曹操不征张鲁的情况下,马超不会轻易起兵,也没有可能和韩遂结成多么牢靠的联盟。在曹操建安十六年遣将征张鲁激起马超等人的反抗时,当年七月曹操就率军亲征马超等人,并于当年冬就击败了马超,斩成宜、李堪等人,降安定的杨秋。建安十九年,马超勾结羌胡为乱,又被赵衢、尹奉、夏侯渊大败。而张鲁即使在曹操率军讨伐的情况下,也并不想对抗曹操,只是其弟张卫不愿投降,才对抗到最后。曹操在建安二十年亲征张鲁并于当年七月就大败其弟张卫,斩其将杨任,最终迫使张鲁投降。在曹操迅速击败马超后,于建安十七年十月东征孙权,建安十八年进军濡须口,攻破孙权江西营,获都督公孙阳而还。其后又于建安十九年七月再征孙权,不利而还。所以说,曹操赤壁之战后还是没有较大的忧患,也是有能力和孙权连续交兵的。如果东吴此时将兵力一分为二,率一支主力伐蜀,则曹操难免不乘其分兵之际倾其主力奄袭东吴,这样吴军则会陷入两面作战的状态,必然首尾难顾。兵法有言:“兴师之国,务先隆恩。攻取之国,务先养民。”由此可见,鲁肃以“曹公威力实重,初临荆州,恩信未洽,宜以借备,使抚安之”,“多操之敌,而自为树党,计之上也”之言劝孙权借土地给刘备以联合抗曹是多么远见卓识,深富谋略。

综上所述,正是鲁肃廓开大计,独断奇谋,才造就了孙权的帝王之资,成就了魏蜀吴鼎立之势,演绎了三国那段荡气回肠,千古歌颂的历史。

1条评论 复制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频道推荐

皖公网安备 341125020000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