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50-4288096 投稿信箱:tg@dingyuannews.com 新闻热线 ·定远简介 ·便民服务 ·网络电视台 ·电子报大全
特别公告: 定远新闻网 立即收听
新闻搜索:
当前位置:定远新闻网 > 魅力定远 > 定远历史

中九华寺:定远古代人文历史胜地

——谨以此文纪念安徽省定远县建县1490年
作者:董书冰  责任编辑:张红斌  发布时间:2014-10-29   字体:

中九华寺,在安徽定远佛教文化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千百年来,人们需要用山水美景与超然凡尘物化的精神去慰藉自我灵魂。值此盛世之时,研究与开发中九华寺历史与佛教文化更有特殊的价值。

甲午盛夏,七月流火,中旬吉日,定远县旅游局旅游资源勘查组一行在局长徐学锋带领下,从定远城出发,沿长征路西行,顺着S311省道西行24千米,到青山街道东1500米处岔路口,向北拐去方家花园方向。由外山行9千米,就到达了方家花园南1000米草木茂盛的龙头山下陈家庄旁的龙潭岩边。再向左拐向西,顺备战公路翻山越岭西北行2千米来到大银山南麓。再叉路向北攀登3千米山道,就能到达了中九华寺所在标志地点——小寺湾村庄。由远及近的山行,我们可以观赏定远西部大大小小的山峦秀色,品味充满审美情趣的山名,思辨着山间遗存的历史人文信息。

《定远县志•山脉及山峰》(1995年黄山书社版)告诉你定远西部古莫邪山一带,有古老而约定俗成的山名:朝方家花园方向行驶可经过前小山、将军山、马尾山、龙头山,看见尖山、小金山、石头岭、李家顶。尖山西边叫剑山,山南有古老的莫邪寺,剑山西涧之南是小寺湾村庄。庄子南山叫茅山,西山称将军岭,又叫真武山,再向南叫殷家山。从剑山朝西看,越过涧湾山谷,看到了草帽顶;它的东南是龙潭山,再往南看到荒草山,荒草山南边是朱薇山;它的西南方是大王山、小王山、大顶山。

从大顶山向西踏过一道山谷,跨越一条小河,人称狼谷。它的南头为馒头山、火箭山,再向南看到大孤山。从狼谷西行可到达灯山,向南可达枯桃岭。

草帽顶西边山叫长屋山,北叫黄泥峡,峡西叫王山,大王山东北叫望哥楼,北叫尖山,上有一高峰叫火星,另有一稍低峰叫霸王寨。尖山西南叫北庙山(又叫大衣山、大银山),中峰叫九华,海拔312米。其北为主峰——大衣峰,海拔319米,峰后有芝崖洞。它也是古莫邪山脉的主峰之一。其西北叫杈牙山,山下有茶叶寺,还有清风岭(又叫双冠山);其南为正年峰(也有人称正午峰),再南山为独山,其西为枣刺山,西北有围山,再往西北还有枪杆山,北为米家山,米家山西为代家山(又叫莲花山),其西为结子山,再西叫老棺山。

记载遗漏的山有:大衣山北面有自东落向西的横亘山涧,涧北是狼屋山,海拔340米,与西边的霸王寨山相连,是莫邪山中较高的山峰。狼屋山向北隔一条山谷,就是棺材山和雷打破顶山。古代统称这一带相连的山峰为横涧山,因为东西走向的大衣山是古莫邪山脉南北走向的南山与北山的分界;在大衣峰北侧山腰,还有一条由大自然形成的流水涧沟,长长的,深深的,自东边主峰西来中峰九华,很奇特。大衣峰南有珠子山、羊鼻山;远处还有巴巴山、小麦顶、老黑山、真龙山、黄山等。

从备战路与小寺湾村岔路口北望,苍山茫茫,郁郁葱葱,但见巍峨的大衣山白云之间有几点红瓦房。明《定远县志》记载:“五峰山上共五峰,曰大衣、火星、九华、清风、正年,中峰九华有霸王庙及虞姬祠。”世代居住在大衣山的向导告诉我们,五峰山是凤阳山有代表性的五个山峰,其中清风(又叫清风岭)与正年二峰在大衣山西与南不远处,远方有红瓦房的深山处正是中峰九华。

沿山中古道攀行六七里,登到红瓦人家。平台之上,人家几处,倚悬崖峭壁而居,牛羊遍地,幽洞几口。始知:古传春秋时期,铸剑大师干将莫邪在山腰幽洞铸剑,得凤阳山古名为莫邪山,并非空穴来风。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载:“淮水又北径莫邪山西(今定远靠山五里代与米家庄一带),山南有阴陵县故城(今定远靠山古城村)。汉高祖五年,项羽自垓下从数百骑,夜驰渡淮,至阴陵迷失道,左,陷大泽,汉令骑将灌婴以五千骑追及于斯。”——是古籍中最早记录定远山名的文字。当代文学史家游国恩、朱东润先生观点:干将是姓,莫邪(yá)为名。由此可知,南北朝时代,定远西北部一带的凤阳山脉就叫“莫邪山”。此处人家吃水依赖于山腰的大衣山泉,位于大衣山梁南坡上,原靠山乡林场护林棚上方,古时叫“明泉”;还有大衣山顶的涧沟水潭。

向导领我们攀登上东北500米外的中峰九华。放眼四方,群山逶迤,似朝拜佛祖的云云众生,北面的霸王寨峰也如中等个头的老者,昂首向我们张望,数十里外辽阔的田园风光尽收眼底。东望70里外定远城,高楼林立,似幻确真,如海市蜃楼;西看60里处炉桥盐化产业园,电厂烟囱如鸡腿菌菇,白烟袅袅,厂房处处。如果天高云淡,人在九华峰上还可以看见西天淮南的九龙岗,北方的蚌埠市,东北的凤阳城。距离九华峰约二三里外的东北方有火星峰与大衣峰,因天气炎热,我们没有去往。向导介绍,霸王庙、虞姬祠与中九华寺遗址就在大衣山中峰九华山下的山湾里,因寺建在“中峰九华”山脚而名之为“中九华寺”。“九华峰”可理解为绚丽而多姿多彩的山峰。山势陡峭,游人不能从山顶直接到达山下寺院遗址处,只能返回原路。

据史书载,东汉年间,莫邪山南10千米洛涧水边,有座繁华的九江郡治阴陵城,发生了阴陵人徐风、马勉大起义。他们占据大衣山一带深山为王,做皇封将,持续战斗不短时间。唐朝末年,黄巢与王仙芝农民起义军在莫邪山中会师,与朝廷的军队展开激战。《明史•太祖本纪》记载:“(元至正)十三年春(1353年)……(太祖)独与徐达、汤和、费聚等南略定远。计降驴牌寨民兵三千,与俱东。夜袭元将张知院于横涧山,收其卒二万。道遇定远人李善长,与语大悦,遂与俱攻滁州,下之。”朱元璋自钟离南下略地定远,首先收编就是定远西部昌义乡北三十里莫邪山中,驴牌寨的三千起义民兵,(明代定远抗倭名将戚继光,其先祖戚祥由定远县昌义乡聚众起义,移驻中九华山西三十里驴牌寨,后随朱元璋征战,终于云南殉国,戚祥子孙被朱元璋赐世袭登州卫指挥佥事。)又击败了东边三十里横涧山中(今大衣山一带)元军守将,收编了二万人马。称帝后,朱元璋经常说自己是“发迹于定远”,南京明孝陵大金门四方城中,有功德碑记述此语,即指发生在大衣山一带的人文史实。

新编《凤阳县志》载:“楚汉战道:自临淮关东霸王城(古为钟离城),经府城、官沟、曹店、南山的霸王寨,至定远县西部阴陵,全程约一百一十里。这条路是项羽垓下兵败南逃的路线。”北宋李昕《九域志》提出:“阴陵城北,项羽迷道于此,盖虞姬死所。”清《定远县志》说:“中九华寺,位于定远县城西北六十里,五峰山麓,霸王别姬处。”明《定远县志》又说:“中峰九华有霸王庙及虞姬祠。”我们从方志中可知,在大衣山中峰九华山下,于“虞姬死所”“霸王别姬处”,建有霸王庙与虞姬祠,南北朝梁朝时,又创建中了中九华寺。后人沿袭古人习惯仍然把大银山叫作“北庙山”或“大衣山”。

我们从原路返回山脚下,经小寺湾村庄北上,顺珠子山西涧古道,穿山走林约一里,来到大衣山中峰九华山南脚下——一川静谧的山坳。只见梯田七八重,渐行渐窄,开阔处约有十亩,种有西瓜,植有树木。粗糙灰红的片石,丛丛叠叠,遍布田角山坡,屡遇寺庙墙基,昭然可见。这显然是中九华寺上百间建筑物遗存的墙体——古老的石料,大约有300米之深。

在山坳尽头的乱石中,我们找到了一口用水泥封闭的供自来水的泉眼。这就是著名的中九华寺僧侣与信徒用水的阴沟洞泉——古代的“楚泉”,书中说位于小寺湾村庄北面山沟,羊鼻山西边。《定远县志•名胜》载:“中九华寺……寺左侧有水月庵,山腰有明泉、楚泉、汉泉、珍珠泉,泉水突突,清澈见底,大旱不涸。”贾克瑶先生《人文景观》(黄山书社版)述:“楚泉、汉泉、珍珠泉,泉水突突,长年不涸。” 大衣山上与山下寂寞无名的山泉,因楚汉争霸历史而名传古今。自楚泉至北边山下陡峭处,约有百米见方开阔地,树木茂盛,荆棘丛生,乱石纵横,依然可寻祠庙基础所在。人道是,“虞姬死所”“霸王别姬处”——霸王庙与虞姬祠就建在此处。

莫邪山中多么善良,多么忠义,多么有审美观念的定远人,把一代忠义英雄和忠贞烈女的纪念馆——霸王庙与虞姬祠建在霸王夫妻同楚军将士都曾吃过水的楚泉旁,建在恩爱夫妻生死诀别,虞姬饮剑成仁殉国地——“五峰山麓,霸王别姬处”!给每位来此朝拜英雄与祭奠烈女的后人,沉痛的心灵震撼,挥之不去的家国情怀,揪心的遥想与怀念;羡慕美人只伴英雄,慨叹天人之际难违,伤感历史之月常缺。风流千古的绝代佳丽虞美人,只缘“仓皇不负君王意”,忠贞饮剑成绝响,震撼着一代又一代善男信女的心。虞姬已经成了古今善良、多情、多难、贞节的钟情男女心祭的女神,像西方神话传说中的美女神,滋育了很多德、才、貌出众的圣洁女人。所以,至高的“霸王别姬”凄美故事永远传唱在中国人心灵的深处。时空虽逾二千二百多年 沧桑,霸王庙与虞姬祠大殿石基依然完好,而且还有殿前石雕之类遗物传于世。

北宋司马光编著的《资治通鉴•梁纪六》载:“普通五年……冬,十月……甲申,彭宝孙拔檀邱。辛卯,裴邃拔狄城;丙辰,又拔甓城,进屯黎浆。壬寅,魏东海太守韦敬欣以司吾城降。定远将军曹世宗拔曲阳;甲辰,又拔秦墟,魏守将多弃城走。” 也就是说,在梁武帝普通五年(公元524年),十月,甲申(初七日),梁朝彭宝孙攻取了檀丘。辛卯(十四日),裴邃攻取了狄城;丙申(十九日),又攻取了甓城,进驻黎浆。壬寅(二十五日),北魏东海太守韦敬欣献上司吾城投降;定远将军曹世宗攻取了曲阳。甲辰(二十七日),曹世宗又攻下了秦墟(今淮南市东上窑一带),北魏的守将大多数弃城逃跑。我们依据正史文献记载可以说,公元524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梁朝将军定远侯曹世宗攻取曲阳后,实现了定远全境(包括当时的东城、阴陵、曲阳三县的区域)的统一管理,治所设在东城,隶属于梁朝新设立的定远郡辖区;随后梁朝在东城设立了“定远县”统一管理定远全境。县名“定远”,含有安定远方,收复失地的意思;县名一直延续到如今,其中偶有变化。至二〇一四年农历十月,恰好是安徽省定远县建县1490年历史。

梁朝开国皇帝武帝萧衍痴迷于佛教,三次舍身寺院,积极宣扬儒、道、佛三教同源说,称释迦牟尼、老子、孔子为“三圣”。研究表明,自南朝梁武帝始,历代各朝皇帝还大量赏赐寺院土地,积极扶持佛教事业,通过出租或者役使依附他们的农民,经营商业,发放高利贷等手段聚敛财富。梁朝有寺院2846所,僧尼82700人,北魏国都洛阳就有寺院1367所,江北地区有寺院3万所,僧尼200万人。这其中包括定远县众多寺院在内。隋文帝曾多次下诏在各地兴建寺院、佛塔,招请和剃度僧侣,组织翻译佛经。唐太宗还下诏全国:“交兵之处”建立寺刹,“给家人(隶属农民)、车、牛、田庄,并立碑颂德”,以此来笼络人心。《定远县志•佛教》记载:“南北朝时在凤阳山南麓一带有寺庙120余座。其中,闻名全国的就有能仁寺、莫邪寺、中九华寺、禅窟寺、苏禅寺、西山寺、滴水寺以及羊公庙、宰王庙、槐树庙、虞姬祠、霸王庙等。方圆几十里,寺庙排列错落有致,成为香火鼎盛的佛教胜地。中九华寺是诸多寺庙群中规模最大,风景秀丽的一座古刹……《中国寺庙大全》记:中九华寺,又名‘五峰禅院’,系南北朝时宗本僧修建,因毁于兵燹,宋时重建。到清乾隆十四年(1749年)又改建了山门,后毁于战乱。至今在残垣断壁中尚存一青石古碑,上书:‘改建中九华山门碑记’,系中九华寺住持比丘僧法灯大师于乾隆年间改建山门时所立……走访古寺附近山野老者,仍能回忆起当年佛像千尊,晨钟暮鼓,百僧诵经,香火不断的情景。”中九华寺庙在佛教的发展中应运而生,初建于南北朝时期,繁荣于隋、唐大一统,兴盛于元、明、清三代,毁灭于民国统治五十年乱世之中。

贾克瑶《人文景观》书载:“中九华寺是阴陵古城周围诸多寺庙群中规模最大,风景最美的一座古刹……寺之左侧有水月庵,山腰有‘明泉’、‘楚泉’、‘汉泉’、‘珍珠泉’……在五峰山脚下有一流泉,名曰:‘珍珠泉’”。据清乾隆时期寺院残存古碑《改建中九华山门碑记》传述:佛教大乘教派创立菩萨——地藏菩萨,受佛尊释迦牟尼之嘱,在佛教衰落至弥勒出现之前,现身六道,普渡天上以至地狱一切众生。地藏菩萨在一吉日显灵现身于中九华寺传道,因此,寺庙香火甚是旺盛。它同青阳九华山和凤阳九华山在参禅悟道教义上有相通之旨。明代王衷《登五峰山寺》写到地藏菩萨显灵于中九华寺的传说:“偶经栖佛地,碧草冷云峰。梵语落尘虑,龙宫起拜容。拈花初见月,隔水忽闻钟。独坐山房静,潜风度竹松。”地方史志里的中九华寺,在儒、道、佛逐渐合一的南北朝与隋唐时代,依道家“九九归一”法则,建殿宇九十九间,包括传统主祭英雄烈女纪念建筑物——霸王庙与虞姬祠。山深幽静,殿宇禅堂,历史厚重,风景独好,游人如织。

革命战争年代,在定远与凤阳交界地带古莫邪山——建立了凤阳山革命根据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刘少奇、张云逸、谭震林、罗炳辉、魏文伯等人,同战友孙传家、杨孝椿、黄岩、周依冰、郑锐等革命志士,领导新四军游击队在凤阳山坚持游击战争,与日本鬼子、国民党顽固派,展开激烈战斗。1940年5月之后,定远县与定凤怀县抗日民主政府领导机关移驻风阳山西部古阴陵一带,大批热血青年积极投身革命,为革命胜利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安徽省人大原副主任郑锐同志,在抗日战争的一九四零年之后,在大兵北撤的一九四六年之后,作为坚持风阳山革命斗争游击队骨干领导人之一,曾重创日军,击毙汉奸,威震敌胆;曾护送皮定钧旅中原突围北撤,接应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郑老英雄曾深情回忆起同无产阶级革命家、定远县抗日民主政府首任县长魏文伯同志驻扎大衣山中九华寺一带,伺机在定远西卅店柳树行、七里塘柏家圩等地歼灭日军;回忆起他在一九四七年作为定凤怀县委书记,同坚持凤阳山革命斗争的游击支队其他领导人一道,率领500多名游击队员,常常在中九华寺等很多山间的破旧禅房中宿营。

中九华寺一带悠久的历史,神奇的山色美景同地藏菩萨栖灵于此的佛教胜境,融为一体,留在了历代文人墨客吟咏的心底,给人不尽的遐想。

《史记•项羽本纪》载霸王同妻子虞姬在定远莫邪山中诀别的场景:“项王则夜起,饮帐中。有美人名虞,常幸从;骏马名骓,常骑之。于是项王悲歌慷慨,自为诗曰:‘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歌数阕,美人和之。项王泣数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视。” 唐朝张守节注《史记》引用《楚汉春秋》虞姬和辞:“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这首《和项王歌》被誉为“我国最早的一首五言诗”。唐高适有:“出重围以狼狈,至阴陵以踌躇”。

阴陵城北10千米莫邪山中有大刀场,即项王穷途遇灌婴,虞姬饮剑殉国成仁地。前有真龙山,后有大银山,人赞虞姬“头枕真龙山,脚蹬大银山”。大刀场四周山上遍布着似坟墩的石垒,相传是楚汉两军对阵时的防御工事。大刀场附近有楚泉、汉泉、马刨泉、珍珠泉,是两军对垒时用水的山泉。

据《益州草木记》载:有一种虞美人草,人一接近它,便会向人而俯,若是对它唱《虞美人曲》,便会拍节翩翩起舞。人们认为虞美人草是虞姬精魂所化,定远一带艺人依据传说创作了《虞美人小调》,唐时改为《虞美人曲》。《壁鸡漫志》说:“此曲起于项籍‘虞兮’之歌。”后为祠牌,最著名的词是南唐李煜《虞美人》章。在中国文学史上,永远留下了安徽定远人文历史上悲剧美的最美乐章。

北宋名相吕夷简(安徽寿县人)在察看了阴陵城北莫邪山中楚汉争霸战场后,感慨赋诗道:“地势分两派,天方斗二雄。”宋代梅询《阴陵》:“龙虎相驰逐,干戈事战争。千里汉围合,一夜楚歌声。凄凉七十战,散漫八千兵。失路欺田父,穷途遇灌婴。天亡终不悟,览古亦伤情。”

苏轼过定远时作《濠州七绝•虞姬墓》:“帐下佳人拭泪痕,门前壮士气如云。仓皇不负君王意,只有虞姬与郑君。”苏辙也赋诗云:“布叛曾亡国已空,摧残羽翮至今穷。艰难独有虞姬共,谁使西来敌沛公”。宋无名氏《念奴娇•题项羽庙》:“垓下兵稀,阴陵道狭,月暗云如垒。”

宋代诗人范成大《虞姬墓》:“刘项家人总可怜,英雄无策庇婵娟。戚姬葬处君知否,不及虞兮有墓田。”宋卫夫人所作《咏虞美人草歌》:“鸿门玉斗纷如雪,十万降兵夜流血。咸阳宫殿三月红,覇业已随烟烬灭。阴陵失道非天亡,刚强必死仁义王。英雄本学万人敌,安用惨戚悲红妆。三军散尽旌旗倒,玉帐佳人坐中老。香魂先逐剑花飞,新血化为原上草。芳心寂寞寄寒枝,旧曲闻之似敛眉。怨悒徘徊愁不语,恰如初听楚歌时。清魂杳杳今谁主,玉骨他年耻为土。会当移植汉王宫,更伴尊前戚姬舞。”

明代谢肃《虞美人歌》:“美人已为英雄死,乡里犹绵岁时祀。楚云为雨几千里,似洗重瞳垓下羞。山河百战椎图丧,顾妾何劳悲玉帐。宝剑临危妾自裁,素心不贰君应谅。顾从跃马出重围,艰难又渡淮西涯。终将血染原上土,空余碧草春离离。我忆从军经此地,南公慷慨言遗事。香魂一断招不来,今日荒祠堪重哀。”

明代叶志淑《阴陵城》:“阴陵城北小村西,旧说重瞳向此迷。今日偶经征战地,残阳古木任鸦栖。”明代冯梦龙诗道:“陈平逃去范增亡,独有虞兮伴剑芒。喑哑有灵须讼帝,急将舞草变鸳鸯。”杨兆君《虞美人》词写道:“楚歌声中愁云起,夜帐明灯里。振衣献舞拭龙泉,拼取一片热血洒君前。顾骓无语军情变,似雪刀光乱。桃花片片堕东风,化作源头芳草泪丝红。”易学幼《咏虞美人草》诗道: “霸业将衰汉业兴,佳人玉帐醉难醒。可怜血染原头草,直至如今舞不停。”

清刑部尚书王士禛《虞美人•本意》:“拔山盖世重瞳目,眼底无秦鹿。阴陵一夜楚歌声,独有美人骏马伴平生。  感王义气为王死,名字留青史。笑他亭长太‘英雄’,解令辟阳左相监宫中!”

清代王溥诗《五峰山——旧传项羽别虞姬于此》:“隔面数峰迥,披云径可寻。山空悲霸气,草冷想虞心。落木依僧定,幽禽卧月深。古今离别恨,流水弄清音。”清代江西按察使,定远人凌铸《游剑山》道:“亘古此山行,踏破山前路。游山人渐衰,山面依如故。”王溥《莫邪山》写到:“山空人迹杳,犬吠碧云深。剑气销为雪,松风击作音。到门寒滴翠,入室昼生阴。若有幽人卧,孤云自古今。”

清代龚起翚诗云:“怅望阴陵道,难招楚霸魂。云迷千树暗,冥合万山昏。子弟兵何在,佳人墓尚存。独怜千古月,犹自照荒墩。”汪之章《阴陵暮耕》云:“常时石户下山耕,见有蚩尤总不惊。龙斗野中风雨过,牛来田上暮烟生。心无机事偶然应,左陷泥中适不平。雨后半犁今自在,行人谁个作疑兵。”

清代吴嘉纪《虞美人花》: “楚汉今俱没,君坟草尚存。几枝亡国恨,千载美人魂。影弱还如舞,花娇欲有言。年年持此意,以报项家恩。”

悠悠千年的中九华寺,定远古代人文历史胜地,它凝聚着茫茫莫邪山古老的传奇历史,弥漫着震撼人高尚灵魂,昨天的不老故事,行走着神秘显灵于此,地藏菩萨的幽灵,贮存着经久弥新,千年志士浴血报国的英雄浩气。

 

                                                                         二〇一四年农历润九月初六日修改

                                                                                 2014-10-29

0条评论 复制链接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分享到:

皖公网安备 34112502000056号